欢迎光临厦门久旭酒业有限公司


招商详情

蟋蟀食品都那么火了?这么多好处你不早告诉我!

发布时间:2024/5/3

食虫,对于中国人来说可太不稀奇了,各大美食街里总少不了猎奇的昆虫炸串,云南还有“昆虫宴”等等。很多时候人不敢吃虫子,说到底是因为外形影响食欲。

所以比起直接吃虫子,老外们更喜欢化有形为无形,“眼不见为净”,比如下面这款面包,乍一看,你只会觉得它看起来似乎味道不错??

大胆猜测是什么面包

图源:foodtalks.cn

现在我告诉你,这条面包里的蟋蟀含量高达336只,不过都磨成粉了而已。你是会望而却步,还是会忍不住想试试这蟋蟀面包是啥味道呢?

# 不疯魔不成魔,万物皆可入蟋蟀#

蟋蟀其实早就“入侵”了西方人的饮食,除了代替面粉用于烘焙,做成面食也一样神不知鬼不觉,无论是意大利面,还是意大利面酱,统统加蟋蟀就对了!

别想太多,就是蟋蟀烘烤后磨成粉了

只要蟋蟀含量高,碳水盛宴也能摇身一变成蛋白质盛宴

图源:entonation.

跨界碳水圈只是玩玩,它的主打市场还得是蛋白质。比如健身人士必备的蛋白粉和蛋白棒,开始悄悄被蟋蟀粉渗透;植物肉退出圈后,汉堡肉饼的下一位新贵没准就是蟋蟀汉堡了。

蟋蟀粉做的汉堡肉饼无论颜色和味道都更接近真肉

图源:hivelife.

要问西方人对蟋蟀的接受度有多高?连薯片和冰淇淋都可以是蟋蟀味儿的。

德国的“蟋蟀味”冰激凌,外送一只蟋蟀干,烘烤过的蟋蟀是坚果风味的

所以只要敢想,“蟋蟀味”能出现在任何你意想不到的地方。

这款以蟋蟀粉为原料的饼干,还获得了2020年美味大赏的明星奖

图源:Google

蟋蟀,又名蛐蛐,曾经的农业害虫,孩子们斗来斗去的“宠物”。未曾想在21世纪后它的定位突然发生了戏剧性的逆转??成为眼下欧美网红的昆虫美食,更是未来能与传统肉类分庭抗礼的超级备胎。

所以说嘛,哪有天生的害虫,不过是从前没站到对的位置罢了。

# 能吃的虫子这么多,为啥是蟋蟀#

虽然你可能表示绝对不吃,但全世界可食用的昆虫真的已经超过了2000种,不过大部分的昆虫都靠野外采集,无法实现定期供应,就像贝爷一样,吃啥虫子靠天赏饭。

而且很多可食用昆虫,自带地域限定,活虫不易进出口,更别谈规模化养殖了。可蟋蟀就像苍蝇一样全球分布,容易获取,这一地利也使得蟋蟀成为最常见的商业食用昆虫之一。

平时老饕们怎么吃虫子不会有人来管,可食用昆虫一旦成规模进入市场流通就不一样了,猪肉都得盖章检疫呢,虫子就能随便卖么?所以昆虫正式进入人类食品目录清单的时间并不长,欧盟2022年才把蟋蟀列为第三种被批准的可食用昆虫投入市场;新加坡则是今年4月才允许蟋蟀作为食物售卖。

赶早不如赶巧,蟋蟀作为一种食物面世,也赶上了好风口。人类正在想法设法寻找新的可替代的蛋白质资源,以缓解动物蛋白供应不足的压力,昆虫蛋白便是新的赛道。

有些食用虫,受限于饲养条件和生存环境,想要工厂化养殖难度太大,比如蝉(知了猴)以树木为食,养它得要片树林。可杂食性的蟋蟀不挑剔,有口饭吃就能活,所以现在这条赛道上蟋蟀的竞争者不多。

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皆占了

# 没有牛肉吃,不会吃蟋蟀吗#

“吃不起面包,不会吃蛋糕吗?”如果说这句话是荒谬的嘲讽,那么“吃不上牛肉不会吃蟋蟀吗?”这句话在不远的将来,可能会变成现实。

食用昆虫能提供与传统肉类相媲美的高蛋白和营养,其可食用比例还高??蟋蟀的可食用量高达80%,猪和鸡的可食用比例是55%,而牛才40%。

食用昆虫可以说是一种超级食物,一句话概括,小身材大营养还肉多……图源:nsectgourmet.com

昆虫蛋白不只高含量,还好消化。植物蛋白由于被纤维素包裹,所以不易被人体吸收,消化率较低,而昆虫蛋白的消化率能与动物的相近。

但养殖昆虫可比养殖肉类要环保多了。畜牧业是世界上最大的土地资源使用者,占了农业用地的2/3。尽管占了这么多地,它们只能满足全世界蛋白质供应的36%,就这,怎么能满足人类不断上涨的吃肉欲望?

图为饲养一公斤的动物产生的可食用比例,所需土地、饲料和消耗的水。真是想不打虫虫的主意都难!

图源:doi.org/10.1111/nbu.12291

相比之下,生产同样多的蛋白,像蟋蟀这类的食用昆虫不仅占地小,而且连所需的饲料和水资源消耗都要少很多,加上昆虫的生命周期也明显短于其他的产肉动物,好生养,所以产量更大。

食用昆虫反过来还能成为动物的饲料来源。用昆虫饲养的禽类,要比谷物饲养的更鲜美,更有营养。

现在商业化养殖的食用昆虫,像蟋蟀,蝗虫,黄粉虫之类的,都是害虫,然而当它们能够产生经济利润时,就会被人为捕获,相继减少杀虫剂等农药的使用,对降低害虫的抗药性也有裨益,是种良性循环。

黄粉虫鸟爱吃,炒炒咱们人也爱吃

养殖昆虫另外一个不得不提的优点,便是减少温室气体排放。

新闻里常说牛放屁打嗝是气候变暖的罪魁祸首,因为牛的废气里充满了二氧化碳、甲烷这类温室气体,而甲烷的温室效应潜能却是二氧化碳的25倍。虽然好笑,但饲养牲畜占了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14.5%,比汽车尾气还多,而牛是里面排放最多的。

“屁大的事”也影响全球气候

图源:dialogue.earth

相比之下,养殖昆虫排放的温室气体少得可怜,蟋蟀排放的甲烷比奶牛少80倍,排放的氨气比猪少8-12倍。

昆虫的温室气体排放量,仅为畜牧业饲养动物的约1/100

图源:climatepositions.

另一种比较理想的方式是用有机食物废料饲养食用昆虫,实现蛋白质的回收,同时又能减少厨余垃圾进入垃圾填埋场,并在此过程中通过生物分解转化为甲烷。目前,垃圾填埋场产生的甲烷占全球人为甲烷排放量的20%,而昆虫养殖的入局,可以闭合整个食品链的循环,对环境产生积极影响。

当害虫不再是害虫,有机垃圾不再是垃圾,大家都站对位置,可持续的循环经济不就有了。图源:eurekalert.org

理想当然很美好,但现实总是复杂的。很多超级食品刚面世时,趋之若鹜的人很多,可猎奇劲儿一过,真正成为人们生活一部分的少之又少。甚至现在有时感觉吃这个吃那